很遗憾,因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无法获得最佳浏览体验,推荐下载安装谷歌浏览器!

李诞「偷师」张一鸣

2021-08-27  来自: 蓝洞商业 赵卫卫

李诞出版了一本新书,名字叫《李诞脱口秀工作手册》,这原本是一本写给笑果文化新员工的工作手册。

从书名就能看出来,这是一本个人经验+实用主义的册子。如果你读过李诞之前出版的文学类作品,你能看懂他文艺的一面,而当读完《李诞脱口秀工作手册》,你才能看明白他身上的实用主义。

把李诞的实用主义投射到互联网世界,我们发现了一个很好的对标人物,那就是从不文艺、实用(practical)至上的张一鸣。

当然,二者不可同日而语。一个是脱口秀内容行业的代表人物,一个是互联网平台公司的灵魂化身;一个出身编剧,一个是程序员出道,但这不妨碍找到两位80后之间的惺惺相惜之处。

脱口秀在创造娱乐内容,用李诞的话说,脱口秀演员应该去发现人心灵共通的现实;字节跳动则在构建平台,其依赖算法匹配构建的一套技术系统正在深刻影响中国商业和大众娱乐文化的现实。

归根结底,大道至简,背后的逻辑是相通的。他们既要思考行业拓展、留下什么的问题,也要面对输出价值观和方法论的问题。

ego的大小

李诞是研究互联网的,在谈到脱口秀演员和观众的关系时,李诞就引述了产品经理俞军关于用户定义:“用户不是自然人,而是需求的集合”。

在《俞军产品方法论》里,俞军举例说明了用户是需求的集合这个问题——比如微信,假如通信功能的用户是11亿,微信支付的用户是3亿,公众号的用户是5亿,按需求来算,微信的用户就不是一般统计意义上的11亿了,而是超过11亿。

俞军当然也提到了另外一个例子——以新闻资讯起家的今日头条。

“假设其通过提供新闻资讯达到了1亿用户量的规模,然后又在资讯的基础上做了视频、社区、汽车、教育等几十个产品且这1亿人大多在用,如果只看日活跃用户,那还是新闻资讯吸引的这1亿人。那今日头条的用户数增加了吗?其实是增加了的,本质上,头条系列产品已经满足了几十亿用户的需求,因为它满足的用户需求多了N倍,它创造的用户价值也远不是用1亿日活跃用户能评估的。”

李诞在书中提到了微信,但没有提到今日头条。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从俞军的启发中延伸出自己的逻辑:脱口秀的观众也不是自然人,而是与你价值观共鸣的集合。

他意在表明脱口秀讲故事也是一种价值观的输出,“我们呈现自己价值观的目的,是去找到跟你想法一致的人,而不是改变尽可能多的人。”

早年间,张一鸣也面临过“今日头条有没有价值观”的灵魂拷问,张一鸣在回答里,强调承担社会责任,但不想教育用户。“如果你非要问我头条的价值观是什么,我认为是——提高分发效率、满足用户的信息需求,这是很重要的。”

而为什么脱口秀的价值观,不是改变可能多的人呢?

李诞书中后半部分的问答环节点明了关键,他这么说的目的是,“不希望大家有那么大的ego”,不要觉得说口秀就可以改变世界,不想让大家有这种幻觉,即便这种改变是会发生的。

小ego,大格局这个道理,如今也是写在字节跳动企业文化里的一条。

张一鸣之前阐述过很多遍,其出发点是公司层面,“大家可以想像下电子运动或者宇宙中的星球,ego小,格局大,有更大的发挥空间。相反的是,一个箱子内装了很多膨胀的气球。”

“ego小”重复多的当属2020年的8月,当时TikTok在美国遭遇危机,剥离Tiktok业务也让字节跳动在国内舆论遭遇很大压力,张一鸣当时在第二封内部信中反复提到了三次“小ego,大格局”,不要在意短期的损誉,耐心做好正确的事情。

职场人,不管做内容还是做平台,“ego小”成了天天讲月月讲的口头禅。

“难而正确”

作为腾讯视频《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的总策划和总撰稿,李诞在书里形容笑果文化是,“一个新兴行业的独大却弱的公司”。

李诞的新书里讲,首先这是一份工作,工作的本质就是交易。对于脱口秀行业的新人们来说,他们首先要明白李诞的良苦用心:让这家破公司变好,我们一起面对市场,降低脱口秀行业面对市场的交易成本。

降低了这个新兴行业面对市场的交易成本,也就意味着脱口秀从业者面对市场的成本降低了。那时,笑果文化离职出去的人再创业,难度就比几年前小多了。

面对年轻人,李诞给出的建议是做“难而正确的事情”,这是美团创始人王兴挂在嘴边的话,也跟张一鸣屡屡提到的“和志同道合的人做有挑战的事”异曲同工。

李诞已经记不清“做难而正确的事”是从哪看到的了,虽然鸡汤,但工作久了,李诞还是发现这句话的道理。他在书中记得清楚的,都是经济学家罗纳德·科斯、剧作家梁左、作家王朔、导演北野武等人的案例。

张一鸣早年提到,公司业务增加,核心的关键是让人才的密度超过业务复杂度的增加,有挑战的事情其实就是复杂度不断增加的,需要和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做。

所以,合格的CEO是合格的HR这句话,早已经成为创业者的圣经之一。

那么,如何做“难而正确的事”?

李诞初期的建议是:刚进入职场,只要是符合道德不违法,什么活钱多干什么活。“不要想那么多。就是哪个公司大就进哪个公司,哪儿给钱多去哪儿干。这个市场还是非常客观诚实的,你是不会得到超过你能力范围之外的钱的。”

这句话的意思,跟字节跳动“大力出奇迹”似乎也是一个味道。

作为一个文人,李诞也会面对脱口秀带来的重复工作和没有挑战性的自我怀疑,“脱口秀对我来说,是相对容易的事,有时候也是不正确的事,它偶尔正确,但它不是一直都正确。”

什么是“不正确的”?

有时候《吐槽大会》里的节目嘉宾的选择上并不是李诞想要的,一些话题的设置也不是李诞希望看到的,但处在没办法的状态,就会变成一个妥协的结果,“这不是我真心的愿望,但这是我的工作。”

留下什么

“炸场是副产品,正如名利是副产品”“人是目的,不是手段”“只要对节目好的,就是对的”“写不好,还写不坏吗?”“完成比精彩更重要”。

这些心得体会,都是李诞这么多年做脱口秀的经验之谈。这是对脱口秀行业新人的谆谆叮嘱,也是对创意行业从业者们的异曲同工。

更重要的是对“留下什么”这个问题的回望,这个问题或许也同样适用于在今年宣布辞去CEO的张一鸣。

李诞在书中说,在笑果文化或者在这个世界上,李诞这个人重要的作品肯定不是哪档节目,哪场秀,或者哪本书。

“而是我在笑果文化内部建立的读稿会的文化和制度,读稿会的气氛,方法和大家在里面同心协作的精神气质。”

李诞在书中也分享了开读稿会的正确方法,围绕着效率,“带东西来”、“目标明确”、“谁负责听谁的”、“用更好的创意否定别人”,这些开读稿会的方法当然是笑果文化成为今天国内脱口秀顶流的重要原因之一。

笑果文化的“读稿会”,跟字节跳动在推广B端产品飞书时宣扬的“飞阅会”方法一致。所以2020年11月,笑果文化CEO贺晓曦给飞书站台的时候,就已经提到了李诞创作完成的这本3万字的工作手册,李诞是用飞书把这个手册分享到公司全员大群里的。

读稿会是笑果文化所有节目的心脏,李诞说,“我认为读稿会是我重要的作品,有这个东西之后,很多工作我就可以不用做了。可以通过它的运转实现让别人来做这些事情,成为一个可以交接的东西。”

卸任CEO的张一鸣会如何回答“留下什么”这个问题?当然也不会是抖音、今日头条、飞书或是APP工厂里的任何一个作品那么简单。

关键词: 李诞   张一鸣        

推荐资讯更多>>

战略定位:商经网——专业电子商务与商业运营综合服务平台

商务专线:19991868687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商经网 技术支持:商经信息 网站地图 XML 备案号:陕ICP备11012929号-1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