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遗憾,因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无法获得最佳浏览体验,推荐下载安装谷歌浏览器!

宁怀远:大道至简 德足怀远

2015-10-15  来自: 凤凰陕西综合


rdn_55dd78573f9a5.jpg



  凤凰陕西:丝绸之路不仅是东西方物质的传输通道,更是一个精神的交流纽带,以法门寺琉璃器为代表,那丝绸之路对文化交流和佛教传播起到一个什么样的作用?

 宁怀远:丝绸之路从张骞两次出使西域之后,贯通了东西,应该说是联系我们东西(方)重要的文化纽带,也是商贸之旅。在这条丝绸之路经济带上,商旅是一种形式和手段,背后更反映出以宗教为核心的文化才是它的核心和灵魂,甚至是一条重要的纽带。那么以宗教为中心的文化在丝绸之路上,我们史学家曾经做过这样的比喻,一提起丝绸之路,就联想到两种人:一个是在丝绸之路上的商人,一个就是传教士。通过丝绸之路的开通,可以说我们“丝路西进,佛教东传”,无论是我们伊斯兰教、佛教,还有基督教、天主教,通过这条道路传到了我们中国。也通过丝绸之路,我们中国的道教向东南亚进行了传播,所以它不仅是在这条线上,把中国的四大发明传向了国外,同时也把国外很多的以宗教为核心的文明在这条道路上进行了中西方的大融合,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宗教是丝绸之路一个非常重要的灵魂和纽带。

 谈到这儿呢,我们就想起来,在茫茫无际的丝绸之路上,过去有很多有识之士,一般想到的都是具体产品的往来,比如胡椒、核桃,我们的瓷器、茶叶传到了国外,而它背后,传播时间最长,影响时间范围最广泛的,实际上是以宗教为中心的文化,这种在人们心中树立信仰,这种文明系统它是长久不衰的。

 凤凰陕西:您刚才谈到的是丝路对文化传播的影响,那么,接下来我们想了解一下,以法门寺为例,宗教文化对丝绸之路的影响?

 宁怀远:丝绸之路诞生了法门寺,没有丝绸之路可能就谈不上法门寺。因为本身贯通丝路之后,法门寺作为丝路上的一颗佛珠,是一个亮点,矗立在我们丝绸之路上。比如说谈到了丝绸之路我们首先会想到兵马俑,还能想到我们另外一个重要的文化符号,就是这个法门寺。因为本身它是佛指舍利(保存)的一个地方,也是我们世界宗教,尤其是佛教人士的一个圣地,无法取代的,而且这个圣地的概念它是独占性、性的。所以宗教本身对丝绸之路的影响具有强大的反作用。

 这个从过去来讲,它的地位在盛唐的时候是最鼎盛的,盛唐的时候可以说是“万国朝宗”。宗教是非常包容、开明、影响着人们的。而当今在我们新丝路提出来之后,尤其是习主席提出了“丝绸之路经济带”、“一带一路”的国家战略之后,可以说是要用和平的手段重新改变世界政治经济格局的一种伟大尝试,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伟大复兴。那么在这个大的背景里面,前不久,习主席在联合国讲话有这样一段:我们的陕西法门寺曾经出土过二十多件的琉璃器。而这二十件琉璃器本身它具有东罗门的元素,有伊斯兰教的元素,本身就反映出我们东西方文化的一种交融的典型的一种标志和代表。像我们今天恰逢到一个外国友人,那么外国友人他就表现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钟情度,也就是说,宗教本身对提升我们中华文化的软实力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因为我们国家经过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后,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主体,那么在第二大经济主体中,我们的硬件是排第二,我们的软实力仅仅排到第七,就是软实力跟硬实力没有匹配,而软实力里,其中宗教因素为核心的文化起到一个非常重要的灵魂作用,所以怎么样来弘扬我们宗教的一种信仰?怎么样的通过它来形成我们国人的一种认同,和一种自信心,一种文化的觉醒和自信?从这个高度上来讲,法门寺的作用,它显然是丝路上的一个明珠,是独占性的一个佛家圣地,它是无法取代的作用,它对丝路沿线的的人,会唤起对过去的美好回忆,形成一种黏力和凝聚力、认同力。同时对我们今后在完成我们的中国梦,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过程里,重塑我们的信仰系统,乃至于提升我们国家软实力方面,它将起着不可替代的、非常重要作用。

 凤凰陕西:请您谈一谈法门寺未来的文化发展前景。

 宁怀远:法门寺,它的地段优势非常大,它在丝路沿线,同时也在我们的丝绸之路的起点——陕西,可以说我们陕西,在丝绸之路里面,在宗教的交融。宗教的很多祖庭都在陕西,它的地位是一种无法取代的地位。而在这个大背景里,法门寺今后的前景,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民族的复兴,大的趋势是非常好的。因为我们国家,经过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后,面临着三个方面的体系要重建,是要重塑秩序体系;第二要重塑我们的信仰体系,信仰系统,这需要十年以上的战略;第三是生态文明需要重塑。而在信仰系统需要重塑的过程里,法门寺的作用它就彰显了一种国人对信仰的认同,一种价值的认同,包括对文化的一种自信,文化的凝聚力,对软实力的提升,它作用非常大。


 而我们法门寺的发展,比如说前年,法门寺的领导约我来考察这边(法门寺)时给我介绍过,大年初一来法门寺的游客有四十二万人,那么根据这个题材,有了魂,有了独占性的佛教圣地的魂之后,怎么样的把它结合我们的传统文化和“一带一路”的丝路文化,厚积薄发,后几千年的文化,薄发今朝的魅力?怎么样遵循国人现在的软实力文化提升,重塑信仰的系统?比如说恢复一些田园、恢复一些佛事礼仪,恢复一些佛家信仰系统的熏陶,教育、培训和一些休闲、养生,紧密地结合起来,将是我们法门寺景点今后面临的新课题。因为现在休闲社会已经到来了,要伴随这我们社会的同步与时俱进,现在我们法门寺重点是我们对舍利子的礼拜,这是其中的一方面,是观光,但是更多的要向休闲,乃至于佛事的度假,进行一种转型,这将是今后法门寺向前发展以后,可能有无比大的上升空间。

 凤凰陕西:在您看来,制约法门寺发展(陕西旅游)的因素有哪些?

 宁怀远:旅游业要以人为本,人文关怀,那么也就是说,我们旅游经营者,实际上要把我们提升到一种,我们是生产文化,经营文化,销售文化的,游客是来体验文化,消费文化的,要提升到这个高度来,我们是生产故事,讲故事,来的人是聆听故事,体验故事。这就有情节了,那么这就意味着,观光游的这个时代应该转型到一种休闲、度假、体验游。比如说举一个例子,我跟咱们陕西有关领导也接触了多次,他们也谈到了过去陕西的旅游是以观光为主,“白天看庙,晚上睡觉”,甚至是捧着金饭碗讨饭吃,为什么出现这种情况,就是因为思想里总是觉得我们要建一种宏观的、高大上的一种题材的(旅游), 大家来观光,看了一次,第二次就不想来了,实际上,从一开始来讲,我们的旅游产品要换位思考,以人为本,也就是要走顾客、消费者的心,怎么样走心呢,就是一开始的理念就要让他有一种参与感,体验感或者穿越感,或者休闲的这种感觉,那么这个里面就涉及到在我们旅游经营者、决策者脑子里在策划旅游景点项目的时候,一定要有四化的概念:个把它充分的谋划好,“谋定而后动”,避免闭门造车拍脑袋,这种情况在全国多得很,这个闭门造车脑袋一拍,重复建设损失很大,而不是像一般的就是想直接的找规划单位,设计单位给我搞一些规划,钱花了,最后一个后本子,招不来商。而应在谋划完了以后,再请职业的智库进行铸魂式的,精准定位这种创意和策划,因为定位很重要,相当于的,大炮的引线,定位不准,这个项目全军覆没,任何项目,四块内容——地段,定位、布局、推广。地段:比如说法门寺是刚性的,因为它在丝绸之路上,也是在丝绸之路的起点上,那么定位就很重要,在一开始的定位,我们以什么为主,比如说像法门寺整个的定位,像我说的,它一开始,来到这儿的人,他把香道文化引进来,焚香的程序,来这儿把温泉带上,大家在这儿沐浴的程序,一种神圣感,那么全国的一些回归的企业家人士,读MBA培训的,来这儿禅修的,那么这样大家参与进来,体验进来,还有素食的,整个一条产业链,反而可以凝聚大家在这儿多留几天。如果说纯观光的,大家来了以后,我礼完佛,我待不住,这就造成了一种断层效应,地方经济你怎么去拉动,所以要以人为本,而不是自己站在自己的位置里面,不能闭门造车,这个在很多景点里面,他们就少做了两点,缺了一个谋划和策划,谋划策划没做到位,直接进入规划执行计划了,那么直接导致了先天不足夹生饭。而这个里面关键是,这四个方面全部到位了以后,我们可以准确的定位,准确的给它找准业态,准确的铸魂,这个魂就是纲,纲举目张,由亮点带动线,由线再把面整个带起来,不是直接铺到面上,这个关系应该这样来做,那么这样的观念里面,大家更多的就要考虑应该怎样去体验。

 在南方,像云南的有些景点做的非常的好,就是我们去那儿以后,马上就融入进去,你可能在用餐的过程里面,就手拉手的进入到一种体验状态,这样的面对百姓。景点来讲,我宁愿挣一个人的一块钱,挣一万个人的钱,比如说一万块钱,不要挣一个熟人的一万块钱,那么这就能让陌生人来体验,来消费这个文化,这就证明这个景点它是理由万事定,符合客观发展的规律。所以这一点,通过跟咱们国内的曲线经济,包括跟咱们陕西的很多县长、书记接触,几乎成为一个共性的问题了,规律性的问题了,成为一个每次见了,首先要把这个程序跟大家讲清楚,要不然大家搞不清楚。你比如说,咱们现在很多请的设计规划公司搞得规划, 厚厚的本子,花了很多钱,最后拿出来感觉里面装的业态,似乎哪儿都能见到,没有特色,哪里都能用,一哄而上的感觉。原创性的东西严重缺乏。举个例子,比如说镇安县,它是个板栗之乡,那么最起码宾馆应该考虑是一个板栗的外形,(人们就会想到)这个酒店在镇安——板栗之乡。比如说我们长安,长安过去是七十二峪啊,包括七十二座寺庙啊,我们能不能恢复一个世界的庙会经济,这个只能在长安,别的地方没有这个人文资源,搬不走,缺乏这种只能留在我们本土,别的地方搬不走的创意,同时还能落地,还能接地气,无论是吃穿住行、喜怒哀乐,宗教信仰,都跟人比较贴近,都能够走心,很贴心地站到对方的角度,这个时候这个旅游产品一定它大有前途。举个的例子,就像广告一样,举个例子,就像生产的啤酒,过去我们要用起子把它(瓶盖)起掉,现在不用起了,直接用手能拧开,假如宣传这个产品,如果用本位主义的宣传,请一个美女,纤细的手,以前要用那个盖,现在拿手拧开,“啪“一个定格,这是一个宣传方法,如果按照我说的人性,走人心的方法,就不这样宣传,我们可能会请一个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老先生,前边用起子起了,后面呢用手拧开了以后张开嘴笑了一下,里面缺了两颗门牙,幽默一下,然后说”今后我再也不用用牙咬了“,意思以前我用牙咬崩掉两颗门牙,现在我再也不用牙咬了,显然后者这个比前者诉求的更走心,它站在消费者的角度,而后者呢,是本位的,就站在我的角度,让一个美女把这个(啤酒拧开),产品的单纯诉求,其实我们陕西很多的旅游产品旅游景点,就相当于前面美女开了瓶盖一样,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有的甚至于带点自娱自乐的效果,自己感觉好了消费者感觉就好,而不是像后者那种产品,站在消费者的角度,以前我用牙咬崩掉两颗门牙,现在再也不用牙咬了,其实就是我讲的以人为本,人文关怀,就说站在走心的角度,走人心的角度去落地,这样的话,把观光的旅游产品转化成休闲体验、甚至养生、甚至娱乐旅游,参与、度假。我不仅来一次,我还要反复地来,而不是我来了一次,我就不想来了,而从这个里面进行突破以后,就是还我们的消费对象,一种人的一种概念,这种里面有一种服务理念。

 过去我们有一种宣传的误导——顾客就是上帝,这个理念就有问题,它把消费者当上帝,上帝不是个人,是个神,没有回归,这是;第二:上帝应该是十分满意的,结果消费者有各种缺点,他接受不了,两张皮,那么游客是上帝这个理念,和它具体的措施无法对接,形同虚设,我觉得应该把这个。消费者、游客不是上帝,首先他是个人,不是神,是什么人,使我们最亲的亲人,那么既然我们把他当成亲人,我们就要设身处地,换位思考,替对方想,不仅要让他宾至如归,更要提升一种理念,就是宾至胜归,来到我们景区,比你在家或者别的地方更好,用这种理念去实施,把游客当做亲人,那么我们景区就会用更温馨的环境,更好的创意,更好的理念,更周到的服务,去替消费者去着想,这个产品显然的它的理念,就把旅游资源,像旅游产品,包括把旅游优势一条龙的开发出来,这个产业链显然就比较完整。我觉得这个方面是亟待我们提高的。为什么我们说理念先行呢,因为我们的思想来执行我们的行动,咱们很多旅游产品是急急忙忙决策,其实决策之前一定要把时间拉长,谋定而后动。

 你比如说理念的问题,咱们现在做丝绸之路,这个一带一路的题材,大家都在打这个口号,打的多了以后给人感觉就是有些东西是两张皮,挂羊头卖狗肉,跟这八竿子打不着,不靠谱的它也挂个”丝绸之路“,也挂个“一带一路”,有点一哄而上的感觉,怎么办,我们就像突显一种原创性的,性的,铸魂的东西,那么这个就是我今天谈到的“大商道”的理念,那么丝绸之路有了,它是一个大的商道,贯通东西,但是它背后,给我们新的时代,实现中国梦的过程里面,还能带来什么,还能带来我们铸造我们信仰的魂的过程,我们现在信仰危机,怎么样铸造信仰,从商界入手,“商”的分量是很重的,创造财富的,所以我们把丝路商业精神叫做“大商道”,大是个格局,商是个载体,道是个方向。把这个一界定完以后,我们就要走出小商,打击奸商,创造一种不为私利,利人利己,有使命感的“大商”,那么这个使命感有了之后,我们就可以号召天下的商者有一种信仰,就是修身、志气、兴业报国、治天下,在这个过程里面,我们重新建立一种价值取向,净化我们现在的商业环境,重铸一种商业文明,倡导大家有一种新的商业信仰,其实也是在信仰体系里做中观的事儿,而不是宏观的事儿,像咱们讲的宗教它是宏观的,但是我们这个是中观的,承上启下的,跟老百姓息息相关的,因为我们同顶一片蓝天,同饮一江之水,也是在“商道”信仰角度,我们想添一份砖,加一片瓦,为我们自己,为我们百姓,为国家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情,这个思考也是由这儿来的,那这个的话就可以引申出很多东西,比如说我们以后评比国内的十大人物,以前可能靠财富,但是有些人就有非议了,你这有钱人的财富,但是你有负面的东西,负能量的东西,那么我们用一种新的标杆,标准来评定的话,不光是看到你的财富,更重要是看你的财富的正能量,你倡导了什么样的一种精神和价值,一种信仰,那么以这个为标杆的话,整个会颠覆会影响我们新常态下,实现中国梦过程里的新的“大商”,新的经济人物的一种风向,和标杆意义,实际上它也起到了倡导信仰的一种作用,就是打造人“心灵绿地”,让大家有一种好与坏的是非标准,倡导天下的商者都有自己心灵的约束力,都有自己运营的一种游戏规则,实实在在的把“诚信”落到实处,我觉得这个就要理念先行,有了这个理念,我们就点线面,整个的一套体系,它就能够沿着这个轨迹循序渐进的去实施它,落地它。

 凤凰陕西:以法门寺为例,能否给我们具体的说一下陕西的景区怎么样做这种有效的长远的规划呢?

 宁怀远:咱们的景区有点一哄而上的感觉,一听说那边餐饮一条街好,全部都在打造这个,因为从创意的角度来说,什么叫创意,优秀的构思,上乘的理念,这叫创意,那么创意的艺术性要具备两个特点,人咬狗说不清,“人咬狗”标新立异,一定要有原创性的新意,第二个“说不清”,不是裸的,你看咱们现在景区,这家只要效果好,别的就都蜂拥而至,实际上那就变成“狗咬人”了,没有创意,从经营角度来讲,都生产西服,个生产西服的肯定他利润比较高,,后面都跟着生产西服,利润被平均化了,没有新意了,当别人都在生产西服的时候,我们就要考虑,我们个生产干洗剂,当别人都生产干洗剂的时候,我们就要考虑,我们来生产礼帽,我们一定要适度超前去,这样的话就有一个良好标杆的社会效应和经济效应。

 那么现在景区,比如说法门寺这个就是观光式的比较多,法门寺今后一种取向就是利用我们陕西在丝绸之路的新起点新定位新高地,把这个优势把它做进,因为这个优势会得到丝路沿线很多国家对法门寺进一步的认同,形成一种黏性,而在这种认同和黏性的过程里面,怎么样在人气来了以后,我们去走心地去转型一种产品,让更多的人不断地来,反复地来,还有黏性,在这个里面下文章,就像我说的,理念上要向休闲,要向度假,要向百姓化这些方面去转型,而产品上,要打造一个系统的策划,真正的把佛学的理念,通过大家的体验、演绎,来落地到我们这儿,这方法就很多了,比如说在法门寺附近,我们搞一个体验基地,或者给你一天,还你百年,还你千年,达到这种效果,来这儿以后,你体验一种比如说盛唐时代的,包括大家礼佛的时候熏香啊,沐浴的程序啊,包括很多总裁回归,在这儿怎么样禅修啊,包括一些茅棚文化啊,部落啊等等,以我们独占性的圣地的舍利子为魂,它会演绎出一个产业链,而且迎合了人们重塑信仰的一种心性的回归,传统文化,这个方面空间很大,大有可用武之地,这是毫无疑问的,而法门寺毫无疑问的是我们丝绸之路一颗亮丽的明珠和一种名片,而丝绸之路的重新定位和提出,无疑给我们法门寺带来了的重大的契机,这是毫无疑问的。问题关键是怎么样在这个高地新起点上牢牢抓住这个契机,通过理念的一种先行,起到真正的所谓世界的佛都也罢,佛家的圣地也罢,信仰的圣地也罢,打造成这样一个高地,那么这个时候,山朝水朝不如人朝,有了人朝,再有我们落地的能贴心的产品,让大家来到这儿以后,产生一种共赢,真正的归到一种心灵的伊甸园,我觉得这个,对我们法门寺,类似的景区来讲,面临着新的机遇和挑战,要站在未来谋划今天,这个观点,是我在十八大中国梦提出以后,《求知》杂志正版登的,我提了一个观点,咱们现在的景区,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站在今天想未来,这叫拍脑袋,闭门造车,我提出这个观点, 要站在未来看今天,透过本质看现象,统领全局看局部,要站在未来来看今天谋划今天,我刚说的这些观点,要五年、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来看我们的今天,只有这样前瞻化了,你才有可能保证方向趋势的正确性,如果说仅仅站在今天谋明天,那这个显然容易陷入闭门造车本位主义,如果站在未来谋明天,就容易换位思考,站在时间的跨度适合未来趋势上来审视今天,就相当于锁定了卫星定位,倒计时,逆推法,有利于定位的精准性,铸魂的这种正确性。


关键词: 宁怀远   大道至简   德足怀远   商经网  

战略定位:商经网——专业电子商务与商业运营综合服务平台

商务专线:19991868687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商经网 技术支持:商经信息 网站地图 XML 备案号:陕ICP备11012929号-1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