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遗憾,因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无法获得最佳浏览体验,推荐下载安装谷歌浏览器!

宁怀远:用“商道”精神打造秦商新观念

2016-06-15  来自: 凤凰陕西综合 浏览次数:650


001DK8LEzy6QvPKiard6f&690.jpg


 凤凰陕西:您在八年前就有“十问陕商”的疑问,能否请您给我们介绍一下“十问陕商”提出的背景是什么?

 宁怀远:我参加届的陕商大会时,演讲的题目“十问陕商”,当时在很多场所,我对陕商提的问题比较犀利,所以一些企业老板觉得我说的不太客气。因为北上广我也经常去,那边跟陕西的差异比较大,陕西现在还是步子比较慢。08年的时候,在秦商大会提出“十问陕商”的报告,一连做了两次,反响比较强烈,多家媒体转载,从来没有这样批评过陕商。陕西籍媒体的一般提法少,正面说的比较多。之所以提出这样的问题,实际上核心问题,“观念”。

 凤凰陕西:这个观念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变过来的。

 宁怀远:咱们今天要聊这个,可能要涉及到陕商的历史,为什么对秦商有这样的评论。,咱们秦商在过去应该说是对丝绸之路贡献很大,不仅是汉代,在秦朝的时候,当时陕西占了优势,“总部经济优势”,大秦帝国就在咸阳,首都在这儿,咸阳这块经商肯定占优势,它是一个“总部经济的”的概念,这占了一个优势。到了盛唐的时候,应该达到比较高了,到汉代的时候,刘邦建都建立汉长安城,汉长城周边又是一个“总部经济”的优势,像大荔、韩城包括泾阳、三原,它围绕着总部经济,它肯定有优势,别的地区就是被边缘化,然后到了盛唐的时候,丝绸之路贯通以后,就是最繁荣了,这条线路上千年,一直延续到明清的时候,就是秦商做的比较辉煌的时候了。

 当时政府有规定,最早的时候秦商做盐,官盐。一共是三条线路,一条线路是在丝绸之路沿线贯通了一个,另外一条线路就是走了一个茶马古道。再有一条路就是走西口。在明代前期秦商比较厉害,当时跟晋商,形成“山陕商人”。我到国外,越南等地讲课的时候,还有山陕会馆,说明秦商跟晋商绑的比较紧,当时山西商人和陕西商人比较厉害。到清代以后,开始衰落,包括山西商人,但是山西这块儿后劲儿还强,到现在还有他们自己的番号。

 有几个原因,它兴盛的原因,最早在历史上来讲是“总部经济”,官商背景。衰落下来的原因有很多原因,1是到清代以后,明清以后,建都在北京,咱们这儿失去总部经济优势了,被边缘化了,再一个就是跟陕商的特点有关系,秦商的特点就是锐气,比较忠厚、质朴,关公精神“忠义仁信勇”。但是可以把它概括为一个致命的缺点,是“一大二土”。“大”就是喜欢口气大,做大事儿、大项目。“土”说的是陕商过去做贸易生意,做贸易的时候不太讲究,包括我们这些陕西人都有这样的特点,穿戴上比较土气,这种情况都已经养成习惯了,做事不精到、不精细,虎头蛇尾,这样就导致了最后很多的结果,比如说“505”、海燕电视、太阳牌锅巴等企业的情况,它不符合商业文明,做事不符合商业规矩。

 传统文化我们要讲究,但是没有与时俱进,注重了传统文化、忽略了个体文化,做商业、做企业,注重的是个性文化。咱们十三朝古都,侧重于传统文化,忽略了商业的个性化。而且陕西经济在全国来看比较滞后,以能源、天然气为主导,高校这么多、科研单位这么多,但是咱们的后发优势、市场优势没有体现出来。举个例子来说,西高新,西部的开发区,西高新总共的产值其实相当于海尔和华为,两个企业的产值就相当于我们高新区。这说明什么问题,我们跟沿海跟世界500强差距还是很大,而我们陕西当地的人们又容易满足,“唯我独尊”,容易犯“井底之蛙”的毛病,陕西人有个特点不喜欢出去,有句话就是说“老陕就是爱参观,参观就是不动弹”,醒的早、起的晚,打天下可以,保天下比较弱。商业上很多局面,咱们陕商打开了,但是让外来的企业家在里面立住脚了,我说的这些就是咱们总结了这么多年身边秦商的实例。

 秦商在历史上也提到“贾道”,应该说秦商还是注重商道,但是近些年,陕商,落差比较大,全国十大商会、十大商帮,没有陕西,晋商勉强有,但还是倒数,后来者都居上了。最早的徽商晋商秦商都比较厉害,昔日我们秦商是“天下帮”,现在要重整山河再崛起。很多陕西企业,比如三宝双喜,“505”等,为什么各领风骚只有一段时间,没有常青树?主要跟陕西的特点有关系,观念不像浙商那样抱团,“你是李司令我是张司令”,有一种唯我独尊,帝王的“土皇帝”,它就不像我们浙商、闽商,大家出去以后,这里有一个项目,大家你凑100,我凑500,先把钱赚下来,一致对外,这种抱团的精神缺乏。二是在产品的升级换代,创新储备,延续性不行。过去不管怎么样,秦商“腰缠万贯下扬州”,背着泥土到四川盖我们的会馆,全国成百上千的山陕会馆,影响力在那放着。所以咱们政府成立了“全球秦商大会”,做了很多,也成立了很多分会,但是我感觉还是缺少我觉得是一个“魂”的东西。秦商怎么样振兴?我觉得并不是成立多少分会的问题,重要的是企业家的观点,观念上如果不转型不行。横向的商业文明、商业意识,什么是商业意识?像浙商的商业意识,像陕西人可能看不上的钉鞋垫、弹棉花,浙江做,但是浙江人做的可是个大市场,他们可以经历千辛万苦,踏遍千山万水,最后修得正果,他们有敏锐的市场意识,个人有强烈的老板意识。但陕西企业家的这种意识就淡薄的很。现在需要的是要像能工巧匠一样,能精耕细作,能够踏踏实实的携起手来,共赢天下。我们千万不敢闭门造车,闭门造车那是阿Q精神,自己欺骗、自我欺骗,任何一种东西提出要精准。我们现在需要学习南方发达地区的那种商业文明,这里面包括商业修养、商业道德等。这样的话,陕商才能振兴,所以我觉得舆论的这种引导很重要。

 重振山河再崛起,首先是思想观念上的崛起。咱们的陕商很多时报抱怨缺钱,我认为不是钱的问题,是理念的问题。举个例子来说,联想,柳传志做了这么多年。任正非的华为,民族品牌。海尔,经过了几次痛苦的转型,都是与时俱进,非常的自谦,居安思危,它才做到现在的常青树,包括史玉柱,他翻过跟头,又重新崛起。这些都有它遵循科学规律的一面,就是咱们说的遵循“商道”。

 凤凰陕西:您刚才有说到缺乏“魂“的东西,这个“魂”能否理解为丝路中的“秦商精神”?

 宁怀远:什么是丝路秦商精神?八个字“长安魂,丝路魂”,开拓、包容、合作共赢,代表了丝路魂、长安魂、商道魂。要做这些丝路精神要遵循三感,“历史感、时代感、使命感”。我觉得咱们做这个“秦商”专题谈论非常及时,最终怎么样让昔日的秦商观念先行,真正借助丝绸之路崛起。而且陕西是习主席的家乡,我们怎么样把这些天时地利用尽,不是、政策问题,而是观念问题。这个是难中之难。商业的东西必须要遵循商道,市场不相信眼泪。举个例子,陕西的饮食,西饮集团上市很早,陕西的面食这么厉害,但是一到外地,都是兰州牛肉拉面,很多东西都是在咱们陕西有影响力,出去根本就不行,这个是现实情况。现在“一带一路”战略开始把陕西推到了最前沿,把当年“改革开放”沿海城市同样的起点给陕西,能不能达到沿海发展的情况,观念是最重要的。

 我今天反复在强调“观念”。还有一个例子,当年柯受良飞越黄河,飞越壶口,飞越壶口以后当地出名了,山西那边办农家乐办的非常好,咱陕西这边还穿着棉袄在这边观看,通过这个形成一个反差,还是落后在观念,观念的核心是谁?政府、企业“一把手”问题。

 凤凰陕西:所有改变最难的就是观念、意识。

 宁怀远:观念最难改变。不过也有可喜的地方。这些年,咱们陕西这边,随着一些企业走出去,有一些企业家经常到北上广去,包括出国。眼界开阔了,带回了很多新的理念,举个例子,很多大的陕西企业,到这个欧洲、国外、沿海,带回了很多新的理念。秦商,现在也注重“走出去”,组团考察,这是非常可喜的。因为他们实实在在的出去了,才能够体会到其他企业的那个优势。比如说一个企业高管,讲操守、讲纪律没用,只有他直接到日本去转了一圈,呆了半个一个月,看到日本人多么敬业,比给他讲多少课效果要好得多。这种情况在咱陕西这块、西安这块,越来越明显了。而且经过十年以后,比如曲江新区整个新的理念,对西安这边也是有很大的冲击,比如规划的曲江新区、西咸新区等,明显的在冲击着我们的家乡,这是好事情,带来了一些好的理念。让人不敢醒得早、起得晚。这种危机意识,随着新常态,我觉得陕西这边越来越多的企业家意识到了。

 所以我觉得秦商的振兴,如果我们用一个口号的话,就是昔日的天下帮,怎么样重整山河再崛起。这个重整山河要具备三个条件:天时地利人和。天时,习主席的一带一路战略,而且我们不仅是老起点,还是新起点、新高地。这个是非常好的天时,别的地方很难得到;地利,张骞出使西域的地方,是新的改革开放的内陆新高地,包括将来西安可能建的自贸区。人和,人和是最关键的,其实人和里面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观念,只要这一点,我觉得能够突破,那么振兴秦商应该是有希望的。过去的这个“秦商”番号被随时自身的衰落被埋没了,现在最起码能够“归队”,然后将来进入十大商帮。而且,在今后的十年二十年,恢复当年明清时候,秦商非常辉煌的时代,完全有希望实现。所以我觉得核心问题还是十年以前我提的那个问题,观念。这是根。这是最重要的一个部分。

 凤凰陕西:那么宁老师您觉得,关于陕商现在面临着的困境,您也提出过“大商道”的理念,您的这种理念如何去影响陕商重振当年的辉煌,包括重塑现在的商业秩序,商业环境呢?

 宁怀远:我给你举个例子,秦商现在的硬实力,在全国排不上十大商帮,但是我们秦商可以在软实力上崛起。软实力完全可以架住硬实力。美国现在的收入,他的软实力、文化等各个方面的,在经济中占大头的。咱们陕西要是想要一下子靠经济比例获得发展,那不是短时间的事情,那有一个过程。但是现在有一个突破点,我们这地方有厚重的文化,恰恰是我们的优势。但是咱们不能一味的只讲究传统文化。所以我们现在的一个突破口就是,“秦商精神”。商者,必须要有道,就是咱们说的“大商道”。如果秦商能把这个“大商道”构建起来,算是是填补了国内商业精神的一个空白。现在的情况是一个商道的体系,一个凝聚商业信仰的、一个标准化的东西,没有。

 国家现在需要有正能量、新标准出现了。咱们这个“大商道”的标准,刚好是新标准。从商界重铸信仰,这个影响很大。而秦商如果能担当起这种重任,像秦商联合会,我们是丝绸之路的起点,习主席的家乡,能挑起重塑商业精神这方面的事情,制造了这种“商道”的规则,那你的软实力在“一带一路”中对你硬实力的提升,那是倍增的效应,无形加于有形,而且也会赢得国家更多的政策。 “万般神通皆小术,唯有觉悟是大道”,咱们就把核心点抓住,才能让秦商有倍增效应,让秦商一年走完十年的路,因为我把制高点占了。

 凤凰陕西:但是构建“商道”信仰的过程可能是很慢的。

 宁怀远:秦商现在需要精耕细作,需要“匠人”精神,而不是“伟人”精神,你要在新常态下是个“能工巧匠”。我们陕西可以用软实力、用丝绸之路的起点的优势,从“魂”从实质上突破,真正给区域经济、给秦商带来好的东西,产生标杆示范效应,国家的商业文明,商业信仰。

 凤凰陕西:当今的大学生创业已经成为社会广泛关注的话题,您认为“大商道”理念以及“陕商精神”会给初入商界的年轻人怎么样的指导意义?

 宁怀远:七八年以前,我做过报告,谈大学生创业,但是那阵我没有提出“大商道”概念。当时我的观点是,所有人都认为创业跟钱有关系,但是我认为,创业要素前三位跟钱都没有关系。,是大学生强烈的出人头地的意识、信念最重要,第二,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意志力最重要,第三,创业的资源很重要,你没有资源,即使带了一箱子的钱也没用。而今天又不一样,今天把我把“大商道”理念研究出来了,现在大学生创业更应该适应“天时地利和人和”。现在创业不能埋头拉车,要抬头巧干,不是一份耕耘一份收获,要是方向错了,一天24小时不睡觉都没用;你方向对了,懒都可以拒绝贫穷,这个时代已经到了。比尔盖茨为什么世界首富,因为他的windows系统是趋势,家家都需要,无限的上升空间。

 对大学生来讲,首先是时代趋势,下来就是研究现阶段新常态、研究新经济,具备“互联网”战略思维。再一个,他的心态和意志力很重要,他的欲望很重要,他要积累人脉和资源很重要,这都比钱重要。现在有很多人,会托,只要参加会都能看见他的影子,一大堆名片,没用,你拿了十箱子名片都没用,人脉不是你认识多少人,而是多少人认识你、有多少人认可你。要给大学生灌输这种“新常态”思想,方向不会错,才能不掉队。只有具备以上才敢创业,否则绝不要创业,开弓没有回头箭,创业是个很苦的事情。毕竟创业成功者毕竟是少之又少,很多创业者都交了学费,这是很正常的,前仆后继。人脉积累那是非常长的一个过程,你得付出大量的代价,你才有可能立住。需要“钉子精神”。

 凤凰陕西:如果能够把这种“商道”精神发扬下去,也是很有益于年轻人创业的。

 宁怀远:当时我研究“大商道”的原因是看了一篇报道,韩国的食品博览会,中国柜台前无人问津,为什么?生产地沟油、,让我非常痛心。不能空谈“一带一路”,连商业信仰都忽略了,谈丝绸之路居然不谈商业信仰,不谈商魂,这样不行。

 只有公平机制多了,环境好了,才有利于大学生创业。连公平都没有,哪里来的幸福。凡是符合商业道德的企业都走的远。


关键词: 宁怀远   商道   秦商   商经网  

指导单位:陕西新丝路电子商务研究院(陕西省商务厅主管)

战略定位:商经网——专业电子商务与商业运营综合服务平台

商务专线:19991868687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商经网 技术支持:商经信息 网站地图 XML 备案号:陕ICP备11012929号-1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