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遗憾,因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无法获得最佳浏览体验,推荐下载安装谷歌浏览器!

如何让农民在直播链条上获得更多利润?

2022-06-27  来自: 县域商业体系建设

         近日,某教育培训品牌农产品直播带货的视频冲上网络热搜,在热烈的点赞声中,也有网友质疑直播间里“一根玉米卖6元钱”太贵,带货农产品的价格普遍偏高。

         随着数字经济的兴起,直播带货不再是明星的“专属领域”。在我国广袤的农村,一些农民 抓住机遇,把手机当成新农具,把直播当成新农活,以田间地头为布景,以绿色生态为卖点,推销售卖农产品。在农产品直播带货过程中,普通农民的收益究竟如何?如何让农民在直播链条上获得更多的实惠?

乡村振兴

农产品直播看着热闹,可农民能分到的利润并不高

        山东寿光的新型职业农民张先生家里有近5亩地,主要种植西红柿、黄瓜等瓜果蔬菜。他勤于钻研农业技术,也曾通过直播平台销售自家种的瓜果蔬菜。去年,他种的一款口感较好的西红柿,通过电商平台销售的高价格是传统渠道售价的三四倍。

        张先生:我在当地卖是四五块钱一斤,通过直播宣传,加一些内容进去,就可以卖到二十四块钱一斤。这些不是我一个人做的,我邀请了几个电商在我这里进行直播,他们收入也翻了好几番。

        起初,张先生也曾在直播平台上卖农产品,甚至在电商平台上开了店做直播。后来他转变了思路,将农产品交给直播团队来销售。和电商直播平台合作,并没有谈具体的销售分成,而是简单地批发给电商团队,由其作为代理商网上直播带货。

       张先生:我自己种出来的果实自己清楚,通过将产品概念分享给主播,主播再分享给他的粉丝,实际上就是起到了中间转播(转卖)作用,把价格提到了3~4倍,当然这个过程中他们也有销量。

        找代理商做直播带货的模式也没能长久。张先生说,真正在直播平台上销售农产品的,大多数是脱离农业种植的新生代。一边在网上做直播销售,一边又在田间地头耕种的农民,占比数量较少。

        此外,在张先生看来,部分农产品在电商平台的销售价格翻倍,虽然利润可观,但分成给普通农民的利润并不高。

        张先生:他们有包装、运输,连包装带物流都包了,他们的利润肯定要高很多。总的来说,他们每斤卖24元的话至少能挣15元,而我才能挣到2元。(平台经营者)首先考虑的是利润点,不会考虑助农、帮农问题。

乡村振兴

电商直播链条很长,中间环节占用大量成本

         多位农民告诉记者,农民通过电商平台销售农产品,看着热闹,但实际惠农效果有限。首先对普通农民来说,电商直播的技能门槛较高;其次,在电商平台开店也有一定的成本。销售流量也并非普通农民简单在平台上开店就能轻易获得。

         刘丰春从事农村电商培训多年,培训对象主要是农民。他告诉记者,在电商直播链条上,农民获得的利润比较微薄。

         刘丰春:他们(农户)挣的钱很微薄,不多的。直播链条非常长,有些可能需要冷链,需要物流,需要有人卖货,需要包装。农民可能只是参与种植,而并不参与之后的环节。

         刘丰春以种植红薯举例,如果农民在传统渠道销售,大多1斤只卖八毛钱到一块钱,而拿到直播平台上销售,1斤的零售价可以3到4元。这其中,快递、包装、仓储物流到广告销售等环节的成本较高。

         刘丰春:在这个过程当中,红薯(成本)1块,快递基本上得1块,店铺的运营成本和打广告又要1块,此外还有纸箱的费用。红薯其实是的初级农产品,易储存不怕坏,可直接包装。如果是桃子或者樱桃,它的成本就会更高,储存需要防冻的冰袋。直播可能造成更高的成本,(其中有)直播人员的分成,估计1斤合下来都得2块。其实红薯本身的成本很低的,整个运营过程占了大量的成本。

          刘丰春认为,在直播产业链条中,只有解决了规模化种植、标准化生产等问题,农民才能在直播带货的产业链分成中,拥有更多话语权和议价*码。除非直播的农民自己是网红,但网红农民显然无法“批量化生产”。

          刘丰春:它的规模化和规范化都跟不上,就没有很好的议价权。现有的这种结构下,如果老百姓种了10亩,那边种了10亩,然后下面人把它收过来,快递成本还是没有办法降低,运营成本可能也没有办法降低。

乡村振兴

专家:建立“三位一体综合合作”体系,更好助力农户增收

          农学本硕毕业的代明亮自主创业做了一家公司,专注订单农业的探索与实践。作为一名业内人士,据他的观察,虽然电商平台迅速发展,很多地方的农产品也想借助电商渠道增加销量,赢得更多收益,但农民获得的收益有限。

          代明亮:到目前为止,我认为大部分农民还没有通过电商直播来获得比较明显的平均收益。农民的价值收入在离开土地,把农产品交给第1手收购商的时候,其利润就终止了,后续就跟他们没有关系了。

          规模化种植、标准化生产,这需力量和团队来组织。代明亮告诉记者,他看好“订单农业”,这种模式可真正实现产销环节的无缝对接,既让农民获得更大收益,也让消费者获得实惠。

          代明亮:我觉得重要的是把农民的利益和直播方的销量更加直接、密切联系起来,他们的利益收入才能够给到这边。订单农业可以很好解决这个问题。

         党校教授、“三农问题”专家徐祥临认为,让农民增产又增收,在电商直播平台上获得更大收益,应把生产合作、供销合作、信用合作融为一体的“三位一体综合合作”体系建立起来,也就是把农民按地域、成体系地充分组织起来,成立服务功能齐全的综合性农民合作社。

         徐祥临:它能够解决农民生产技术上的难题,购买销售的难题,金融保险的难题,能够让农民分享全产业链的增值收益。在这个过程中,自然而然就会解决过剩问题,解决农产品的质量问题,满足市场规模化、生产标准化的要求。

        去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农办等四部门联合出台《关于开展生产、供销、信用“三位一体”综合合作试点的指导意见》。意见明确,到2023年6月底,打造若干具有示范作用的“三位一体”试点单位。试点工作为期两年,现已正式开始


关键词: 乡村振兴   商经网   李高宏     

推荐资讯更多>>

战略定位:商经网——专业电子商务与商业运营综合服务平台

商务专线:19991868687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商经网 技术支持:商经信息 网站地图 XML 备案号:陕ICP备11012929号-1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