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遗憾,因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无法获得最佳浏览体验,推荐下载安装谷歌浏览器!

笔下雄风 纸上温情 —— 封兴昌的虎画与人物画

2018-03-03  来自: 商经网 浏览次数:1605



IMG_2304.JPG


商经网:封兴昌,号天新居士,1954年出生于陕西省长安县,现为陕西省艺术馆研究员、陕西省艺术馆美术摄影部主任、国家一级美术师、陕西省国画院画家、长安大学文学艺术与传播学院教授。

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在陕西人艺工作期间,给多部经典剧目创作绘制布景,由于工作成绩突出,后调入陕西省艺术馆专业从事中国画创作。之后便经常深入乡村、工矿体验生活,走遍了三秦大地的山山水水,师造化,读典籍,深悟中国文化之精髓。上下求索数十载,创作出了一批优秀国画作品,如《库淑兰》、《今生》、《雄风》等。1981年应陕西美术出版社之邀,创作《虎啸谷鸣》年画,多次再版,印量达50多万张,深受人民群众喜爱。1995年应美国纽  约 国际文化艺术中心邀请,成功举办个人中国画作品展,由于在中国画创作上的突出成就,该中心为其颁发了《中国画创新成就奖》。联合国与中国驻美大使馆均收藏其国画作品。

1997年《美术》、《美术研究》、《人民画报》、《美术观察》、《鉴藏》等美术界的刊物都曾大篇幅登载其国画作品,并有美术评论家梅默生、杜哲森、罗宁等为其撰文介绍其艺术成就。多家艺术机构、博物馆以及社会知名人士收藏其国画作品。出版个人国画作品专辑多部,先后入选《中国画虎名家》、《中国当代书画名家陕西卷》、《陕西历代名家》、《长安当代名家》等画集辞书。

 2.jpg


笔下雄风 纸上温情

  ——封兴昌的虎画与人物画

梅墨生

一个偶然的机会,使我认识了画家封兴昌,也得以欣赏了他的人物和虎画。当我了解到封兴昌这位从三秦大地走来的画家的生活与艺术经历后,深为感动。他那些盈丈的巨幅虎画,竟然是在一个简陋的斗室小桌上完成的,以至于他从来就不能在画幅托裱出来之前,先看到自己耗数月精力时间始可完成的一件件完整的作品。我不能想象,在创作这些逾丈之大的作品时,他是如何去把握其整体关系、如何去调控其宏大复杂的构图与造型的。当我们这些欣赏者轻松地在宽阔的空间里观赏这些巨作时,所看到的画幅竟然构图章法都那么完整,气势宏大。可见封兴昌用心之良苦、用工之精勤、求艺之艰难!

封兴昌1954年出生于陕西省长安县,自幼酷爱绘画,他早年的学画经历是多姿多彩的民间艺术的启蒙与熏陶,土炕与油灯便是他的习画的条件。苍天不负有心人,经过刻苦努力,他考上了西安美术学院,在中国画系学习期间,他如饥似渴地吸吮着艺术营养,认真临摹历代名迹,打下了较坚实的造型与技法基础。美院毕业后分配到剧团搞了一个时期的舞台美术,后调入省群众艺术馆工作至今。多年来,他痴迷于绘画艺术,朝斯夕斯,孜孜以求,不求虚名、不羡近利,寂寞地进行着自我的艺术探索。迄今,他的生活与创作环境仍然是寒简的,但他穷且益坚,不改其志,逐渐为世所注目。1995年他的个展在美国纽 约 国际文化艺术中心举办,其作品还获得“中国画创新成就奖”。特别是当《美术》杂志相关慧者意外地发现了他的绘画,主动要为他评介,不能不说这是对他艺术创作的有力鼓励和推进。

虎,在中国人的心目中是颇可敬畏的。早在先秦青铜器上便有了虎的造型,至于大量的虎形象尤以两汉时期为多见。至晚成书于汉初的《山海经》即有“而以食虎”,“门户画神荼、郁垒与虎,悬苇索,以御凶魅”的记载。甚至在上周时代曾有过“虎族”群落——大的部族。可见虎在中华民族文化中的源远流长。关于老虎,在民俗信仰与民俗文化中一直占有特殊的地位。它的形象自古以来便具有驱邪镇妖、威风神秘的寓意。民俗中关于虎的故事传说、谚语口语多得不胜枚举。在人们的心目中,它曾充当五方吉神之一,也曾被视为凶神之一。自然,人们在赞美它作为百兽之 王的勇猛雄风时,不知不觉间所流露的正是对一种雄健刚猛力量的心理认同。鲁迅先生别有所会,写出了:“知否兴风狂啸者,回眸时看小于菟”这样的奇句,流露出他对勇猛的百兽之 王另一面的观察,其实恰恰寄托了人性的一缕温情。其实,虎文化与龙凤文化一样古老,鲁迅之所感在远古先民那里也曾有所反映,“有学者认为,虎是中国女性生殖崇拜的图腾动物”。从先秦青铜器的庙堂文化到陕西布老虎的民间文化,虎形象的大量出现,说明它的特殊文化寓意。今天,过年时不少农村仍有不少人家喜欢挂有布老虎形象的年画,正是一种民俗文化的体现。画虎易俗,因为比较而言,观察它不易,如果脱离生活,往往“画虎不成反类其犬”。古人有对五代画家厉归真画虎方法的记载:“归真画虎,毛色明润,其视眈眈,有威加百兽之意。尝作棚于山中大木上,下观虎,欲见真态。又或自衣虎皮,跳踯于庭,以思仿其势。”封兴昌爱虎画虎不减于厉归真。他到动物园观察老虎,画速写、摄影、录像,悉心记录和研究,积累了不少形象与文字素材。多年来,他不断揣摩老虎的生活习性,卧立跑跃,食眠啸斗,做到了张大千所说的:“画一种东西,必须要了解其理、其形(形即是态)、其情。”

积年功深,封兴昌画虎确实不同凡响,他对虎的描绘达到了形神兼备的程度。他的虎画,采用的是工写结合以工为主的表现手法,绘制工细却不腻滞,描画真实却不匠气,因而一问世便受到群众的喜爱和同行的注目与好评。我认为,封兴昌画虎有几点可取:一是他既善表现虎的雄风烈气(如《山谷雄风》、《空山虎啸图》)又善于表现虎的平静温情(如《息风图》、《双虎图》、《融雪》),形神兼备,栩栩如生,可谓将虎性刚柔两面再现得;二是他非常重视背景处理,画出了山谷林野的野趣,环境衬托迷离空旷,亦真时幻,匠心独运,与虎相生发,很好地处理了主次详略关系,代表作几近“真境逼而神境生”的程度。如《空山呼啸》的云气处理,便恰扣“啸”之主题,虎虎生风,气象森然;三是他在技法处理上,已逐渐形成了自己的路数,在前人与时人的虎画中,广泛学习借鉴,化入自己的表现形式中。不难看出,他的画受到张善孖、高奇峰、刘奎龄、冯大中等人的影响而又有自发机杼的地方。从表现风格言,其画近似于宋代院画,重视真实再现与刻画细致精微。显而易见,这种意识形式,易流于匠气和俗气,但他较好的表达了个人的审美追求,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僵板甜媚的风习。我想这与他扎扎实实的探索创作精神分不开,也与他长期深入生活、重视观察研究、不慕虚荣有关。他的画制作精细、时间长、花功夫大,但他相当程度上注意到了保持画面上的写意效果,并不因制作描绘工细而流于刻露或甜腻,恰恰是能够造成气韵生动、笔墨色韵鲜活的表达,不能不说难能而可贵。特别是《融雪》上那雌雄两只虎的情态,优美感人,实有“虎天下之至猛,于牵制父子、牝牡之情,则虽威而不怒。”之意趣。

封兴昌除画虎之外,还善于作人物,兼做花鸟、山水。他的人物画,风格与画虎一致,在视觉形式上亦兼溶精微刻画与点写泼厾于一体,置人物于特定背景中,力求衬托映发,适于人物的特性与气质,如《大千世界》一画,便较好地描画出画家张大千的精神风貌与艺术气度。《蒋兆和先生》一画也较生动地传写了蒋兆和先生的个性神韵,作为铺垫处理在画面左上角的《流民图》局部,极为妥当地点醒出画面人物的独到气骨与感情关注。画家的笔墨与造型功夫与表现对象结合得较好,显示出一定的才思与艺术功力。《华山对奕图》则描绘出华山的险峻与人物之间的紧张关系与不同心理状态,气韵流动,仿佛云生脚底。

纵观封兴昌的画作以工为写,写工结合,线、色、墨、形与构图意匠皆十分着力,开合有度、虚实相间、粗细杂糅,初步建立着个性语言方式。可以预想,经过艺术再锤炼与修养的不断增添,封兴昌的艺术将会更加成熟起来。

当然,坦言之,他的艺术创作也存在一些不足。窃以为,在整体艺术格境的升华上,画家尚要进行不懈的努力,以期于将这种表现风格进一步完善化。作为一位有志向的画家,其个性风格与独特语言尚需精纯与强化。我想,以画家那锲而不舍的治学精神与已然崭露的才气,这些是不难于在未来的艺术跋涉中予以弥补。

 

封兴昌画集序

费秉勋

中国有一句老话,叫“墙里开花墙外红”。1995年封兴昌应国际文化艺术中心之邀,在纽约成功举办个人画展;这些作品经北京运回时,撼动了京师艺术人士的心旌,艺术刊物《美术》、《美术研究》等以大版面评论了他的艺术成就,这时候,封兴昌的名字并不为他所生活的西安人熟知。中国还有另外一句老话,叫“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两千多年前司马迁给李广作传时,就引用这句话发过感慨。中国这两句老话,恰好演绎了封兴昌以往所遭遇的人文环境样态。封兴昌这种人文境遇,不是由别人有意造成,恰是他自己营造的。当今之世,商潮涌动,传媒活跃,浮躁之风充斥艺坛,在这种世风世情中,要想静心沉潜于艺术,何其难哉!搞艺术者虽多声称要坐冷板凳,而不求闻达不逐市场者,其几稀矣!诸多从艺者于名与利“汩若不及”,在这种大氛围中,封兴昌偏能自甘寂寥,杜门钻研,在艺术中安心潜沉,细细想来,他对生活的如此处置,不能不说是一种大智。他所达到的艺术高度,正是多年默默耕耘的收货。种什么因,收什么果,可一般人都畏惧这种冷清过程,却羡慕这种辉煌结果,南其辕而北其辙,种植豆而欲得瓜。所以,我说,我以为与其说封兴昌澹泊,不如说他聪明。

他作画不追求数量,而陶醉于结撰精品。他的艺术创获几乎全凝结在他的精品中,而这些精品又基本上都是一丈以上的大幅,多年来除了在纽约与北京展示而外,一直秘藏不出,如在金匮石室,世人难睹。在艺术的创造与探究中,他既得以自足自乐,故亦无意张扬,所以多年来对自己藏珠怀玉而不为人知,他并无丝毫怨尤。

甲申年一个明媚的春日,我有幸在封兴昌画室用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赏读了他这些精品。得到的除了艺术对感官强烈的审美冲击而外,还有上文述及的一些人生哲理启示,所以非常高兴。

就对国画各画种的把握而言,封兴昌具有全能性。他下功夫收获也最多的当然是画虎,可人们很少知道他在人物画方面也有极深的功力,对山水也具备相当的驾驭能才能。

即以画虎而言,上世纪80年代初,他的一幅虎画中堂出版后,一次就发行50多万份,对此,他不但没有满足,反而感到这只是在前人窠臼内翻跟斗一种画法,必须进行突破,有所发展。在古代,人们视虎如敌,东海黄公、武松打虎,世称英雄;如今人们都知道人与虎都是自然界一员,应当平等相处,谁要在长白山打死一只东北虎,他便是犯了动物保护法的罪人。因此画虎时不应墨守成规,不只画老虎暴戾、凶猛、狰狞、悍霸的一面,而应当同时画出虎安详、温和、可爱的一面。这是随着社会生活的发展,画虎观念的一种变化。从这种观念变化中,便衍生出画虎艺术的新发展。真实地表现虎的神韵和情态,就有必要吸收西画的画技。然而西画营养的吸收,却不能泯灭国画的特质和优长。在这些地方,封兴昌都做得十分出色。他画的虎真实生动,虎体各部位皆有骨有肉,在透 视与解剖方面均经得起审视和推敲,毛皮的质感如可触摸。勃下、腿部等的白毛都是留白而成,并非以白色画出。耳蜗内乱旋的毛,一根一绺都走向自然,撕画从容,不污不乱。虎画得如此精细,却不僵不板,无一点匠气。那天,我欣赏到一幅挂在墙上的大虎,虎迎面向我走来,我作为观赏者,这时甚至体味到一脉魔劲。因为虎的躯干垂直冲向我的视觉,实画出来的长度并没有多少,但由于透 视关系处理得好,在我的感觉中,这只大虫躯体修长而伟岸。更奇妙的是,人在画前从左到右移动着看虎,虎则成了动画,也扭着身躯,转动着头,始终虎视眈眈的瞪着人。封兴昌画虎与前人画虎的又一个显著区别,是独特的置景。前人画虎,其景不特破碎局促,而且程式化,不是山岩,就是松树,这使虎无端僵死其中。封兴昌画虎所衬之境,皆为浑然大境,苍苍茫茫,似与整个宇宙天地连通着气息,虎在其中轻松自由,得其所哉,因而活气充足。能做到这一点,当然是得力于他的山水功夫。

封兴昌所画人物大都以肖像为基础,但却区别于一般意义上的肖像画。一般肖像画仅以“肖”为目标,人物一般孤立存在,得以形似即为成功,以形写神,便成上乘作品;封兴昌要画一个人物之前首先把对象全面“吃透”,将其人物历程、精神气质立体性的了然于胸,然后凭借自己得之于心应之于手的造型能力,不但使人物形神毕肖,而且从人物身上外射出他(她)的出身经历、内在气质、职业身份和人格精神,画张大千、蒋兆和、库淑兰皆是如此。和画虎一样,画家画的人物,他也借鉴吸收西画营养,但却牢固地守护着中国画的疆界,十分讲求笔墨韵味,采用生宣淡墨,不作过多擦染,保持画面的雅洁,所以每幅人物画,都是一件运思寄情的艺术性很高的创作。

我好交结画家,认识封兴昌,既慕其才,又见他性格内敛,与我同气,为他写序,是以幸甚。



关键词: 封兴昌   虎画   人物画     

商经网——专业电子商务与商业运营综合服务平台

指导单位:陕西新丝路电子商务研究院

商务专线:19991868687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商经网 技术支持:商经信息 网站地图 XML 备案号:陕ICP备11012929号-1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